您所在的位置: 泉州基层宣传网 - 身边故事  - 正文
蔡加骄宅:“下南洋”文化的历史缩影
2019-07-05 09:24:00 星期五    泉州网

  晋江安海镇西溪寮村尚存始建于清末的古大厝,该古厝与南安蔡氏古民居建筑群有极深的渊源——

  蔡加骄宅:“下南洋”文化的历史缩影

蔡加骄宅为典型的闽南古民居

蔡加骄宅为典型的闽南古民居

  核心提示

  南安蔡氏古民居建筑群早已闻名遐迩,其主人蔡浅(又名蔡家浅、蔡资深)是清末著名旅菲华侨。然而,鲜有人知的是,在晋江安海镇西溪寮村旧时亦有数座幽雅的蔡氏古大厝(今仅遗其中最早的一座),其建筑布局、设计风格据说与南安蔡氏古民居同出一师。不仅如此,西溪寮古大厝的主人蔡家娇(又名蔡家骄、蔡加骄),与蔡家浅还是同胞兄弟。古大厝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今天就让我们一道前去一探究竟。

  □记者 吴拏云 文/图

《重修安平桥记》碑记载了蔡浅、蔡加骄兄弟二人捐资修桥的历史

《重修安平桥记》碑记载蔡浅、蔡加骄兄弟俩人捐资修桥的历史

  大学士蔡次傅的后裔

  “有关青阳蔡氏源流西溪寮世裔考,以及家娇、家浅二公先后南渡发迹菲律宾事略,在我们西溪寮蔡氏谱牒中皆有记载。”晋江安海镇西溪寮村人蔡永抽、蔡永雄向记者一行展示了近年重修的《西溪寮蔡氏家谱》(两卷)。西溪寮蔡氏古族谱原件在上世纪中叶已佚失,不过由于民间有手抄本,故族谱信息大多得以保存。在这本重修的家谱中,既有远至明隆庆四年(1570年)传下来的谱序,亦有近现代增补的人物传记和重修祖厝记。

  岁月悠悠,煮字为念,翻看《西溪寮蔡氏家谱》,不难发现其中有大量的文字用来描述族群繁衍历史。家谱内的数篇谱序皆指出西溪寮蔡氏的开基祖为“青阳蔡氏十世祖”蔡次傅。蔡次傅系南宋人,为承务郎蔡旻之第三子,嘉定十三年(1220年)刘渭榜进士,累迁监察御史兼正殿说书,历广南都转运使,升宝谟殿大学士。宋元之交,蔡次傅随驾(注:应是理宗)避闽。适时,元军跟踪而至,蔡次傅(时居蔡墓前)率家丁民勇子弟保卫乡里,与敌血战,其四个儿子殉难。后来,蔡次傅携嫡孙蔡世恭(字德斋)避至安海西溪寮、水头开基,分支繁衍。西溪寮蔡氏属青阳衍派,灯号“宝谟世泽”,而这灯号背后诉说的正是宝谟殿大学士蔡次傅率子抗元可歌可泣的故事。

门廊内有大量的木石雕

门廊内有大量的木石雕

  兄弟俩人先后赴菲创业

  据族谱所载,蔡家梯、蔡家浅、蔡家娇(后更名蔡加骄)为蔡维镇之子,三兄弟是“西溪寮蔡氏十八世”。后来三兄弟中排行第二的蔡家浅“出承漳州寮本宗”,过嗣给了当时居住于南安漳州寮的同宗之人蔡启昌,后更名为蔡资深(亦称蔡浅)。成大后,蔡加骄与蔡资深两人先后赴菲创业,并终成当世巨富。

  清咸丰年间至同治年间,蔡加骄开始在西溪寮(又称“西里”)兴建大厝宅邸,颇具特色;同治四年(1865年)至宣统三年(1911年),蔡启昌、蔡资深在漳州寮(又称“漳里”)接力兴建了南安蔡氏古民居建筑群,名噪一时。

  推开位于西溪寮村内的蔡加骄宅大门,时光恍若倒流了一个多世纪。此宅厝是蔡加骄在西里为自己和家人修筑的第一栋大厝。厝内为木构架建造,梁架以黑色为主调,局部红色绘以彩画,闽谚称之为“红宫乌祖厝”。木雕部位的彩画,以贴金箔为主,并以其他色调点缀。通梁、斗拱等构件面刷黑色,部分梁坊油饰红地做彩画点缀,题材有八仙、山水等,画工精细。外檐彩画主要施以下落的水车堵、山尖、拨檐等部位。曲线盘长(屋檐装饰的一种)多做成螭虎、蝙蝠、如意、云纹等图案,直线盘长则为雷纹等几何纹。盘长以彩画绘出退晕效果,犹如“烟云”,立体感强。不过由于古厝已有150多年的历史,墙体破损、脱落,彩画也色泽暗淡了,颇有一股辉煌过后黯然销魂的味道。

精美的柱础

精美的柱础

  韵味不减的闽南建筑

  再看蔡加骄宅的外部镜面墙,分为上、中、下三段。下段为下碱,由柜台脚、裙堵组成。柜台脚采用白石浅雕螭虎,裙堵采用白石细凿。中段为上身,上身中间清水砖起线框,框内清水砖做万字连绵,两侧墀头上身清水砖采用“三破中”的做法。上段为水车堵,是最精彩的部分,有层层挑出砖檐,上罩抹灰层,彩绘奇珍异果、凤凰麒麟、鱼虫花鸟等图案,但色料部分已脱落,有些地方变得面目模糊。门厅做双塌寿处理,中开大门,两侧开仪门,对看堵上皆有精美的玉石雕。大门上方正中有青石横匾写着“宝谟世泽”,隐约提醒人们西溪寮蔡氏开基祖蔡次傅曾经的显赫身份。

  中国传统民居一般拥有对称、严整、封闭的性格,蔡加骄宅亦不例外。其为单进二落合院带南边护厝,建筑主体主要是由门厅(下厅)、天井、正厅等构成。门厅面阔五间,进深三柱,正厅面阔五间,进深五柱,两落之间讲究对称分布。蔡加骄宅的设计和施工均属闽南上乘,砖石、木作用材较佳,内饰精美的石雕、木雕、砖雕、泥塑,比比皆是。明间堂厅与后轩之间设板壁,正厅、下厅的隔扇上还有书法作品,由于年湮岁远,这些书法作品不少已墨迹沉暗、字口难辨了。不过,部分作品大抵还是可以看出写的是家训格言以及楹联佳句等。正厅的公妈龛上,还悬挂有蔡加骄等蔡氏祖先的相片,大约摄于19世纪50年代,应该也是中国现存最早一代的相片了。有意思的是,在蔡加骄宅内,位于厅边的大房房门上竖写着“资深居安”四字,泉州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陈鹏认为,虽然蔡资深并未居住在西里,但蔡加骄依旧在自己的家厝中为其留下大房位,这是加骄尊敬哥哥资深的表现。

  泉州新海路闽南文化保护中心主任龚勤勤认为,西溪寮蔡加骄宅集闽南建筑艺术和书法、绘画、雕塑艺术为一炉,是清晚期闽南民居建筑的优秀代表作之一。

隔扇上的书法作品已墨迹沉暗

隔扇上的书法作品已墨迹沉暗

  “下南洋”经历尤为典型

  “白云问我,去向何方/我的心仍依偎在母亲身旁/海风问我,来自何处/我的魂仍旧在大海上流浪……”歌曲《下南洋》唱出了近现代闽南人下南洋历史中的艰辛与酸楚。古时闽南一带地瘠民稠,明清时期由于政府的海禁制度,农耕生活已不足以养家糊口,大量的闽南人移居东南亚地区,掀起了下南洋风潮。晚清时期南渡菲律宾的蔡加骄,正是闽南人“下南洋”队伍中的一员,他的经历也是尤为典型的。

  据西溪寮蔡氏族人蔡思考在族谱中记载所述,蔡加骄约在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南渡菲律宾谋生。斯时蔡加骄尚年轻,其所乘船只被风浪击毁于菲律宾海域,加骄落水,幸得菲地渔妇营救、照料,康复后方才登陆。打工之初,蔡加骄受雇于西班牙教堂。当时,菲律宾仍处于西班牙统治下,蔡加骄“为人勤谨、诚实,天资聪颖”,他同西、菲人士和善交往,建立友谊。在一位略有交情的西班牙人回国期间,蔡加骄受其托为之保管贵重财物,经年无一疏漏,深得这位西班牙人的赏识。后来,在这位西班牙友人的支持和帮助下,蔡加骄在菲律宾开始创业。加骄首先由经营蜡烛厂起家,为全菲教堂供应所需的蜡烛。后来,又创办工商实业,一手独建“蔡晋盛”商号。经过一段时间的资本积累,乃扩大经营范围,办大米铰厂(即碾米厂)、大寮柴(即木材厂)、家具厂、大百货商场,进而购置房地产,等等。蔡加骄在菲的家业迅速发展,成为菲律宾华人中的巨富。

  蔡思考在文中称,蔡加骄“不但在菲地发迹,而且重视发展家乡之工商业、金融业”,所以清咸丰年间至同治年间,加骄在家乡西寮溪兴建大厝居宅数座之同时,又抽调资金在家乡兴建生油作坊、开钱庄、典当行,帮助宗亲族人以及亲戚渡菲,支持社会公益。蔡加骄生衍七男一女,其六子蔡琴尧、七子蔡松柏均为清末秀才。

西溪寮蔡加骄宅保存尚好

西溪寮蔡加骄宅保存尚好

  在晋南辉煌一时的家族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蔡浅与蔡加骄两兄弟还捐资重修安平桥,荫及梓桑。蔡永抽表示,在现今安平桥的水心亭,立有一通清光绪年间的《重修安平桥记》碑,上面刻有捐款重修安平桥的乡绅名字,其中就有“蔡浅官”(即蔡浅)和“蔡家骄”(即蔡加骄)。可惜,19世纪80年代,正值壮年的蔡加骄便不幸去世。临终时,加骄托付胞兄蔡浅帮助管理其在菲的地产业,并监护其子孙后裔成长。“蔡晋盛”商号又新辟“蔡晋益”号,以示骄、浅弟兄联财,对内由加骄之子蔡淦水代表七昆仲拥有产权,对外则以蔡浅为代理主事。蔡淦水在西里原已建数座幽雅古式大厝基础上,又增建新的大厝宅第,后又于鼓浪屿上兴建西式花园别墅,并建置店铺等其他房产。遗憾的是,西里的蔡氏建筑群在而后的100多年内,陆续破败凋落,仅剩蔡加骄宅保存尚好。

  据悉,蔡加骄去世时,葬礼甚厚,执绋者众。修正墓时,甚至还另修了疑坟9座,可见其财力之雄厚。20世纪初,蔡加骄的夫人吕氏过世时,泉州名绅吴桂生等还亲自到西溪寮登堂“拜乌”(即向遗体告别),由此可窥见“西里蔡氏”家族在晋南影响力之一斑。

  不过,据蔡永抽介绍,“西里蔡氏”家族虽盛极一时,但在蔡加骄身故之后也经历了家道中落,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遭遇了世界性的经济危机袭击,蔡氏在菲的产业受重创;二是蔡加骄家族在西里的宅厝曾惨遭土匪洗劫(蔡加骄宅内至今有当时土匪袭击时留下的弹痕),加快了家业的崩垮。这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

  无论如何,蔡加骄是清末旅菲的华侨巨富,也是“漳州寮”蔡氏古民居建筑群主人蔡资深的胞弟,其在菲律宾的打拼经历,以及返乡支持社会公益的行为,亦是闽南人“下南洋”时代的一个缩影。历史尘埃落定,而蔡加骄他们这代人的酸甜苦乐,却值得更长久的回味。

【责任编辑:黄冬虹】
泉州基层宣传网由中共泉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技术支持:泉州网
联系电话:0595-28387733 22500136 投稿邮箱:b28387733@163.com
泉州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9 by www.qzwb.com all rights reserved